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健康 » 正文

少女口述:我第一次主动送上门给邻居他竟然说不爱我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5:28:11  
陆凯第一次来我家,是因为他忘记了带钥匙,不得不从我家的阳台跃过去。我们两家的阳台离得很近,不过隔着一米多点的距离。彼时他22岁,我只有14岁。  他腼腆地端坐在我家的沙发上,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,看得我心里暗生欢喜。从此我包揽了所有晾衣服的家务,阳台成了我最向往的地方,我在那里看书、晾衣、发呆、沉思,都只为看到他偶尔闪现在阳台的身影。而他不在阳台的时候,我看着阳台上他的飞扬着的衣服,心也好像被温暖地吹拂着,想象那些衣服上他的味道迎风飘扬,清香而迷离,包裹着我小小的身躯,我忽然发现我是如此渴望他的拥抱。  谁知道这单纯的幸福在某一天被终结,那天照例看着他的阳台幻想着他的拥抱,忽然,阳台上出现一个女子,她带着微笑把他和她的衣服一件一件挂上去,然后他出来,从后面环抱着她的腰,他们相视而笑,相拥着走进房间,只留下那些飘扬的衣服,仿佛在嘲笑我的天真,四月的阳光照耀着那些幸福的衣服,我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。  那个女子有着成熟的体态,她总是肆无忌惮地晾出她的各式胸衣,那些胸衣有着精致的花边,骄傲的尺码,我每每带着羡慕看着那些美丽的胸衣,然后在夜晚的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胸部,黯然神伤。那是两朵粉红的花蕾,羞涩地微微疼痛,我却恨它们无法怒放,那个成熟的女人,令我觉得羡慕而遥远。  我依然每天看着陆凯进进出出,阳台上依然每天有各式胸衣飘扬,风一来,就和他的衬衣轻微地纠缠,令我想起他是怎样拥抱着她,怎样轻轻地抚摸她的胸衣,而我,胸部就变得愈加疼痛。不知是心在疼还是那不争气的胸在痛。  在一个夏日的午后,我捏着一叠零钱,www.cna5.cc第一次买了一个蓝色胸衣,尺码是36B。售货员微笑着看我的胸,我撒谎说是帮姐姐买的。抱着买来的胸衣跑在路上,仰望着他的阳台,心头跳跃不已。但是,这个美丽的蓝色胸衣并没有给我带来快乐,我穿上它,才发现我的差距有多少。  在羡慕与嫉妒中,在期待与幻想中,日子过得很快,忽然从有一天开始,阳台上不再有那个女人的衣物。夜里,我看到陆凯孤单地在阳台上抽烟,烟头明明暗暗,映着他忧郁的脸。我看着看着,忽然跑进房间里,穿上那件不合适的胸衣,胡乱地套上裙子,然后轻手轻脚地出门,来到陆凯门前,敲响他的门。  陆凯开了门,看到我他很惊讶:“小西,怎么是你?”我红着脸说:“我没带钥匙,我要在你这里坐一下。”我挺起胸希望他看到,但是他只是微微一笑,“进来吧。”坐定后我闻到他的身上有酒的味道。陆凯说,他确实喝了酒,所以不方便翻阳台帮我开门。我没说话,却看到他宽阔的胸膛一起一伏,我很想靠上去,但是,我不敢。

  “那个姐姐离开你了?”我小心地问。他笑,有点疲倦。“你还小,不懂的。”我看着他,一直一直看着他,最后,我慢慢站起来,脱掉裙子。那个蓝色胸衣在暗淡的灯光下闪着未知的光芒。我对陆凯说,我不是小孩子,我喜欢你。陆凯被吓了一跳,他定定地看着那个蓝色胸衣和我娇小的身体,一把抱住我,那怀抱,令我感到沉醉,我闭上眼睛,想要承受他的一切举动,我要他知道,我多么爱他。  但是,他只是抚摸着那个胸衣,以及空荡胸衣里的小小乳房,一遍一遍,呵呵在他的怀抱,原来抚摸是这样美好。可是他突然放开我:“小西,你还是孩子,我们不能这样。”“可是,她能为你做的,我也可以。”话刚出口,眼泪就掉了下来,连这样的付出也遭受拒绝,多么卑微。我心理瞬间崩溃,不由的嚎啕大哭!  他看着我哭,若有所思,忽然疼爱地抱着我:“我们来个约定好吗?”“约定?”“是,约定,等这件胸衣适合你了,我们就在一起,我会等你。”我没说话,我带着未干的泪痕和一个约定离开了他的房间。  身体的花蕾不分日夜地悄悄开放,我守着这个约定,关注着自己的成长,度过了整个中学时代。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不再对陆凯沉迷,当我再次穿着那件蓝色胸衣,陆凯已经搬走了。我不知道他是否记得我们的约定,或者那只是他为了挽救一个感情迷失的少女的手段,不管怎样,我都对他心存感激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